我揉着老师白嫩的大乳 老师让我爽了一夜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情感两性
街拍摄影

喧闹的课间,女孩子的八卦时间。

“周褚寒的奶奶家好大好漂亮啊!”

“是啊,周褚寒的一个卧房啊,比我家都大。”

“她奶奶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,现在看皮肤都很好呢。”

“帅哥就是帅哥,他那样病恹恹地躺着都那么帅。”

“你们去周褚寒家了?”一个男生参与进来,他是由明的追随者,人称“大头”,不爱学习,爱打架;不爱读书,爱网游。

“我更正一下,不是周褚寒家,是周褚寒的奶奶家。”说话的人叫刘雨霏,赵美月的好朋友。

“有区别吗?”大头说。

“怎么没区别?他奶奶家都那么大,估计周褚寒家肯定更大呢。我们还得到了周奶奶的热情款待,周奶奶跟我说了好多话呢。”刘雨霏炫耀着。

“下次别去了啊!”大头有点激动。

看着大头的样子,女孩子们都偷偷笑了起来。

“去不去,要你管!”刘雨霏不是不知道大头对自己有好感,可是自己心中有王子,又哪有地儿装他呢。

大头脸涨得通红,闷闷地出去了。

几天后,沈壹壹路遇周奶奶。老人家越发精神了,一身运动装,想是刚锻炼回来,“沈老师,这么巧啊。”周奶奶热情打招呼。

“您好,周奶奶,周禇寒一直没来上学,他的病好些了吗?”沈壹壹明明心里很着急,表面上却装得很平静。她关心着周褚寒的病情,却也不好总是打听。

“差不多,明天就可以上学了。”周奶奶说。

“哦,那很好啊。”沈壹壹松了一口气。

“还有更好的事呢,沈老师,你知道吗?我的孙子呀,说要搬到我们这儿来住。我们过去费了很多口舌他都不肯,可能是因为这次感冒,我们照顾他感动了吧。”说着周奶奶像个孩子一样笑起来。

“那真替你们高兴,他接受别人的关心不容易。”虽是这么说,可沈壹壹仍觉得奇怪,这个平素喜欢独来独往的孩子怎么会突然渴望起别人的关心来了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次感冒因她而起,没事了就好。

今天,沈壹壹接到了一个奇怪的邀请,一个自称是周褚寒爸爸的男人约她去咖啡厅,而且是两个人单独见面。

她没见过周褚寒的爸爸,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,这个邀约有些出乎沈壹壹的意料。到底要谈什么呢?

曾听闻有些家长和自己孩子的老师搞在一起,影响很坏。周褚寒的爸爸该不会也是那种人吧,沈壹壹比周褚寒大不了几岁,那周褚寒的爸爸可是跟自己爸爸年龄差不多了呀。想到这儿,沈壹壹打了个冷战。

中午,沈壹壹如约走进咖啡厅,大庭广众的,相信他不敢干什么。即便如此,沈壹壹仍然保持着戒备。

她在咖啡厅搜索目标人物,今天咖啡厅生意冷清,只有一张桌子前坐了人,想也知道,就是他了。

那个男人在讲电话,没有注意到沈壹壹已经来了。

我揉着老师白嫩的大乳 老师让我爽了一夜

老师让我爽了一夜 我揉着老师白嫩的大乳/图文无关

他穿着看起来就很名贵考究的西装,自信而优雅,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。更重要的是,在他身上,看得见周褚寒优秀基因的来源。有其父必有其子,就是这样了。

这么好看的一家人,老天造人还真不公平。沈壹壹想。

“沈老师,您来了?您比我想像得还要年轻漂亮得多。”男人亲切地打招呼。

“您好,您是周褚寒的爸爸?”沈壹壹需要确认一下。

“对,我是,你好,我叫周绍文。”说着周绍文大方伸出手。

沈壹壹伸出手,周绍文轻轻握了下她的指尖,然后两个人落了座。

“您刚才过奖了。对了,您找我有事吗?”沈壹壹想不出周禇寒的爸爸找他有什么事,因为一般来说学生家长要了解学生的情况,通常会找班主任,而她只是个科任老师。

“我很想谢谢你,但不知有没有谢错人。”周绍文轻轻喝了一口咖啡,饶有深意地说。

“周先生,我不大懂您的意思。”沈壹壹不知道这“谢”从何来。

“我们家的情况你大概知道一些吧,禇寒从小没有母亲照顾,我也长年在国外做生意,不大在家。所以禇寒从十二三岁就开始自己住在家里,家里虽有管家司机什么的,但终究不是家人。

“以前他跟他奶奶一直有点误会,所以他不愿意接受奶奶。这几年来,他一直是自己照顾自己。你可能没发现吧,他的生存能力很强,当其他孩子还在扯着妈妈衣襟哭鼻子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半独立生活了,我只要供给他生活费,其他的事情他都可以自己应付。说起来,我很对不起他。可能是因为太早独立生活,缺少关爱,所以他的心很冰冷。不懂爱人,也缺少被爱的能力。”

周绍文喝了口咖啡,继续说:“我给您打个比方吧,禇寒的心里就好像有一个小木屋,木屋的窗一直关着,拉着很厚的窗帘。屋内没有一丝阳光,很暗,也很闷。那个小木屋很少有人走进去,他也不容许别人走进去,我想可能只有我一直在那里吧。很多年来,他一直这样,我也没有办法。

“可是,这次回国,我发现他变了。感觉好像是他拉开了木屋的窗帘,打开了窗子。他开始试着容纳阳光,而且也开始愿意去关爱别人。你知道吗?他昨天居然给我的母亲做了一大桌子的菜,只是他一个人做的,没让我母亲动一下手,还对我母亲说,‘奶奶,谢谢您照顾我。’给我母亲感动得流了半天的眼泪。”说着,周绍文的脸上露出极满足的微笑。

“是吗?我也很为您高兴。周禇寒的变化的确不小。”沈壹壹觉得周褚寒好像是有点跟从前不大一样。

“所以,我想,他应该是认识了一个对他有很大影响的朋友,而且应该不是男孩儿,是你吗?”

周绍文的这个问题吓了沈壹壹一跳,她顿时有些手足无措,“这个……应该不是我。”

“也是啊,就算是你,你也是不好意思承认的。但我想应该就是你,因为我昨天问他,除了爸爸,你还喜欢什么人吗?他说他很喜欢他的语文老师,所以我必须得当面谢谢你。”周绍文见惯了大场面,可很少面对一个小女孩儿的羞涩,他觉得很有趣。

周绍文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在他心中,没有那么多世俗的约束。在这一点上,周禇寒跟他很像。

沈壹壹有些尴尬,她急于找到别的话题,“周先生,您太太……”

“死了,已经很多年了。那时禇寒还不记事呢。”周绍文当然知道沈壹壹问的是什么,但他说话的时候轻描淡写,仿佛时间太久,他已不在乎了。

“对不起,提起您的伤心事。”沈壹壹意识到自己的唐突,连忙道歉。

“没关系,这么多年,早就不伤心了。”周绍文说。

“那周禇寒为什么会不喜欢他的奶奶呢?”那么可爱的老人家,谁会不喜欢呢?她又对周褚寒那么好,这有点没道理啊。

“你见过我母亲吧,她是个很善良的人。善良到什么程度呢,我举个例子吧。有一次她到家里的储藏室找东西,发现里面有一只老鼠,那只老鼠胖胖的,我母亲猜它一定是怀孕了,就没有告诉任何人,因为她怕别人把它打死,觉得打死它伤的是很多条命。后来储藏室里出现了一堆老鼠宝宝,别人发现时,我母亲才说。唉呀,那段时间,家里的工人弄了好久才绝了鼠患呢。”周绍文仿佛是在讲一个调皮少女的故事。

沈壹壹听到忍不住笑起来,但随即想到他好像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。

周绍文也意识到自己跑题了,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至于褚寒,是因为我母亲不喜欢我的妻子,提到我的妻子时,我的母亲会很厌恶,禇寒说他讨厌那样的表情。其它的你不可以再问喽,再问我就为难了。”

沈壹壹识趣地没有再问下去。她也很想跟这位父亲说,对自己的儿子好一点吧,多关心他一些,他太孤独了。可是她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最疼周禇寒的应该就是周绍文了。

“今天我来就是想见见你,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能给我儿子带来这么大的影响。当然我也要好好感谢你,你以后若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,可以随时找我。如果我不在国内,也会安排人帮你的。就打我之前跟你联系的那个号码就行,那是我的私人号码,24小时不关机的。”周绍文一脸诚恳,好像马上就想帮沈壹壹做点什么,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。

沈壹壹想说:就算您24小时不关机,我又怎么能如此唐突?就算我生活上有困难,我又怎么好去打扰您?

但沈壹壹没说这些,只是说:“好的,您的号码我记下了。谢谢。”

avatar
脚控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